当前位置: 主页 > Q旺生活 >在大脑中植入电脑,解锁人脑的力量,Kernel获1亿美元小额 >

在大脑中植入电脑,解锁人脑的力量,Kernel获1亿美元小额

浏览量:966
点赞:736
时间:2020-06-27
在大脑中植入电脑,解锁人脑的力量,Kernel获1亿美元小额
Test person Niklas Thiel poses with an electroencephalographycap which measures brain activity, at the Technische Universitaet Muenchenin Garching near Munich September 9, 2014. The researchers from TUM and the Technische Universitaet Berlintry to find ways to control an airplane with computer translated brain impulses without the pilot touching the plane's controls. The solution, if achieved, would contribute to greater flight safety and reduce pilots' workload. Picture taken September 9, 2014. REUTERS/Michaela Rehle- RTR45SGU

最近的 HBO 热门影集《西方极乐园》描述了人工智慧未来的一些发展,很多人不禁担忧未来机器会超越人类,甚至统治未来的世界。面对越来越强大的人工智慧,人类该如何应对?Kernel 是一家研究人类智慧的公司,致力于研发神经义肢技术,在人脑中植入一些设备,可解锁人类大脑的力量,改善人类的认知能力。

昨天 Braintree 前创始人 Bryan Johnson 向 Kernel 投资了 1 亿美元,今年早些时候,Johnson 就向外界公开表示了对 Kernel 公司的关注。Kernel 希望利用这笔资金来扩大团队规模,增强其知识产权组合,为接下来的动物和人体测试做準备,以改善认知缺陷和阿兹海默症等疾病的治疗方式。

阿兹海默症

Kernel 的研究目前仍处于计划阶段,其强化人类认知能力的概念来自于首席科学家 Theodore Berger,他是南加州大学神经工程中心的主任,二十多年来,Berger 一直致力于建立一种神经假体,以帮助患有中风、脑震荡、脑损伤和阿兹海默症的患者。植入大脑的设备试图複製脑细胞彼此通信的方式,讯号像程式指令一样由每个人独有的特定代码触发。

例如,你正在与你的老闆交谈,健康的大脑会通过触发一组电讯号将该谈话从短期记忆转换为长期记忆。脑疾病患者大脑中无法生成这样的代码,Berger 的软体尝试通过即时预测健康代码来协助脑细胞之间通讯。在过去几年的国防高级研究计划署资助的单独研究中,Berger 的晶片改善了大鼠和猴子的记忆功能。

Johnson 表示,Kernel 未来的设备将通过骇入「神经代码」来促进脑细胞之间的沟通,有可能不需要植入颅骨下面,因此我们的大脑能够存储和回忆关键讯息。这种设备可以校正错误的讯号,修复认知损伤。研究人员之前用生物学和基因体学,预先给酵母菌设定具体的功能,本次神经代码的试验将使用相同的思路。

虽说 1 亿美元已经不是一笔小钱了,不过这应该只是 Johnson 全盘计划的开端。再看看同业,全球最大的生物製药公司辉瑞每年在研发方面的资金投入为 70 到 90 亿美元,政府资助的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今年的预算超过 300 亿美元。这些公司和机构可以解决大量的问题,不过没有一家试图将神经义肢技术推向市场。

Johnson 认为,他将需要筹集 10 亿美元来完成一系列计划。虽然外部投资很吸引人,考虑到他的计画还处于早期阶段,他目前还是选择不接受外部投资。他希望慢慢去寻找最合拍的合作伙伴。儘管 Johnson 已经下了 1 亿美元的赌注,这家公司目前来说还处于种子融资阶段。事实上,无论 Johnson 是继续自筹资金,还是邀请 Google Ventures、KPCB 和 Founders Fund 加入这场投资聚会,从种子融资到 A 轮融资就是一次将试验成果在市场上顺利推广的跨越。

Kernel 是一个非常有野心的计画,但它还处于起步阶段。在已有基础上,他们将需要 7-10 年达成目标,赢得大众支持。假如他们能在 5-7 年之内达成成长 10 倍的期望,冒险的投资想法毋庸置疑。在获得 B 轮融资之前,Johnson 和他的团队必须跨越科学研究的瓶颈,战胜来自 FDA 的压力,获取市场的信任。

未来,Kernel 的神经义肢技术很可能让受众像《药命效应》中的 Eddie 一样激发出更多大脑潜能,这就需要 Kernel 团队把握好眼下的时机,逐步拓展。就像人们对 AI 的恐惧一样,社会风险大多藏在细节里。今天来自人工智慧的威胁不是 Hal 9000 会不会接管世界,而是不法分子利用深入学习通过自动分类製造恐怖。

Johnson 表示,具有认知缺陷的人群将成为第一批超人类,因为 FDA 对人类大脑的增强有严格的规定,FDA 如果放鬆这些规则,将为解决焦虑和抑郁等疾病带来意义深远的影响。

Johnson 的目标是研发可以惠及数十亿人的产品,而不仅仅为精英或富人服务。事实上,这一切的开端是因为 Johnson 的继父有阿兹海默症的早期迹象,他希望在人类智力和人工智慧的帮助下,他的父亲可以恢复正常的神智。Johnson 未来还想通过这类技术改写身份,改变人类意识形态核心。

上一篇: 下一篇: